首页 梅兰魔法大陆 下章
第十章 盘问
 西德尼坐在首席长老的位子上,望着下面一脸迷茫的女孩,心里满是无奈与疼惜。“小蝶,这次我们找你来…是想询问些事情。关于这次出巡中你使用的…某种法术。”

 “对不起导师,我不是故意的。”周蝶急急的辩解,“那些村民没事吧?”

 “都无大碍,这个问题我们以后再谈。我想知道…”西德尼长老踌躇了下,“你怎么会使用…那法术的?是谁教给你的?”

 周蝶这次发出来的力量,西德尼长老太熟悉了。那分明就是…是那忌的法术。虽然已经随着当年那场血与火的惨剧,被人们刻意尘封。但是当时那个人临终前痛哭的惨叫声,这么多年来,依旧记忆如新。眼前自己的这个学徒,一年来在自己眼皮下,法术学习一事无成的宝贝学徒,怎么会这种忌的法术呢?

 “这…我也不知道…”周蝶小声的说道,“当时看见村民们要活活烧死一个人,特别着急。后来就感觉身体里有股气流来回窜,的特别难受,身体像是要爆炸了一样。情急之下就两手往前一推。等我明白过来,就已经是那样了…”

 偶然的巧合么?西德尼长老暗想。“小蝶,这段时间,除了我教给你的那些法术以外。有没有别人,恩…教给你一些别的东西。”

 “没有。”周蝶认真的回答。

 “西德尼长老。”说话的是格非尔德长老,“这种忌的法术,除了那个人,学院里怎么会有人敢去碰。学院里没人比您更清楚了吧。”

 “…”西德尼长老陷入沉默中。

 “格非尔德”斯匹克长老大声说道,“当年那件事,是当着全学院人的面执行的,大家都清楚。”

 “呵呵,别动怒。”格非尔德满是肥的脸上堆了笑,“我也就是说说嘛。毕竟那个人可是西德尼长老当年的…,呵呵。”

 周蝶抬头望向格非尔德长老,胖乎乎的脸仿佛没有平里怯懦的感觉。说的话也是字里字外的带着尖。导师平很少谈自己的事,此时周蝶也是一头雾水。不明白他们讲的那个人是谁。

 耳边的谈话还在继续,但是气氛却紧张了不少。周蝶隐隐的感觉,自己好像给导师带来了麻烦。

 “当年的那个人被…以后,所有相关的卷轴和笔记已经全部销毁。我这里并没有私藏。”西德尼长老平静的说。

 “呵呵,只是说说,只是说说。我可没别的意思。”眼见着就要跳起的斯匹克长老。格非尔德赶紧起身,“上个月几个冰系的学徒,练习法术时弄塌了几件房子。这个重建的账目还没算清楚呢,我得赶紧去瞧瞧,呵呵”说着已经快步走出门外。“你也知道,法术上面的事我又不是很擅长,这里就交给你们了。”说罢,肥胖的身躯摇晃着离开了长老院。

 “我就说,当初不应该收留这个预言中的人。”斯匹克长老按早已耐不住脾气,冲着西德尼长老说,“这个女孩居然会使用忌的力量,关键是你还是她的导师。现在好了,被格非尔德那个家伙找到了话柄,指不定又要造谣生事了。”

 “随他去吧。”西德尼长老摆摆手,声音显得有些疲惫。

 “你!”斯匹克长老恨铁不成钢的跺脚,“那这个女孩怎么办?”指了指周蝶。

 “恶不在力量而在人心…”西德尼长老仿佛陷入某种沉思,下意识的喃喃而语。

 “你还敢说!”斯匹克长老跳起来,慌张的看看四周,低了声音。“你也想上火刑架么!”

 西德尼长老反应了过来,正一正神,对着下面的周蝶道,“小蝶,你这两天…先不要外出了。在自己的住所里休息几天吧,有事我再通知你。下去吧。”说罢摆了摆手。

 周蝶张了张嘴,却看导师的样子已经不想再继续说下去了,只得悻悻而归。离开长老院时,还能听到里面,斯匹克长老跟导师大声的叫嚷着什么。

 一路上,‘忌’,‘恶’,‘火刑’这几个词不停的在她脑子里旋转。而导师一句“恶不在力量而在人心”更是在头脑里反复回响。

 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那个人又是谁,自己使出的到底是什么力量?周蝶怀揣满腹疑问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心事重重的她,一进门就一头倒在上,回想今天的事情,百思不得其解,忽略了屋里还有一位‘房客’。

 “心情不好?”身侧一个声音突然出现,吓得周蝶一灵。慌乱的从上爬起四处环顾。

 边的小书桌旁,稳稳的坐着一个人。微微闪着银光的长发随着身体的曲线垂散在地,全身象牙般细腻白皙的皮肤找不到一丝瑕疵。修长的手指轻轻敲着桌面,略微上扬的嘴角之上,一双淡金色的眼睛带着些戏谑看着周蝶。

 周蝶大脑瞬时当机,不明白自己屋里为什么突然会出现这样一个奇怪的人。

 “你是谁?为什么会在我屋里?”周蝶随手紧紧的抱住上的枕头,有些防备的看着对方。

 “噗~”对方一声轻笑,“这么快就不记得我了,我的‘救命恩人’。”重重的强调了最后四个字。

 救命恩人?周蝶开始搜索大脑。今天发生好多事,自己好像是救下了一个人…猛的抬头,“达克罗德?”

 对方轻轻的点头,“不错,终于想起来了。所以,我的‘救命恩人’大人,您能不能放下手里可笑的枕头,不要这么一脸色狼来了的神情好不好。”达克罗德微微歪着头,“说实话,要是真的狼来了,你手里的那个枕头可真起不了什么作用。”再说,就你这模样的,怎么看都安全的。

 周蝶有些不好意思,讪讪的放下枕头。又观察了一会,道:“对不起啊,你不是…”全身黑泥么?扫了达克罗德一眼。

 淡金色的眼睛看了看旁边浴室的门,“屋里有水。”视线又转了回来,“难道救命恩人大人喜欢脏兮兮的?”

 “呃…”对方不紧不慢的神情让周蝶更加不好意思,“还是叫我周蝶吧。”偷眼看了看对方身上白色的衣服,奇怪的造型随意的裹在身上,这不是是自己的单么。“我去找件衣服。你现在的造型,呃…很有风度。”却没了温度。周蝶在心里补充着,跌跌撞撞的出门寻找衣服。  M.lMAnGXS.coM
上章 梅兰魔法大陆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