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梅兰魔法大陆 下章
第三十七章 脱困
 半空中的焕在强烈的冲击下也险些掉落下来。当下不惜再次使用血脉的力量,拼起全部剩余法力在疾飞,同时勉强支起法盾护住自己和达克罗德。在持续了近半分钟的大爆炸中逃得性命,最终力竭的焕,带着达克罗德一起,坠落在曾经的碎石堆以北的山脉的山上,昏死过去。

 过了很久大爆炸引起的冲击才渐渐平息。大火烧烤后浓重的焦糊味道,连同微小的粉尘颗粒随着冬日寒风在空气中弥漫。附近地面上的积雪也被强烈的冲击波一扫而空,裂焦黑的地表。

 早上那个曾经被积雪覆盖成白色的小山消失了。小山背后暗藏杀戮的碎石堆也不见了,就连东边高耸入云的山脉,也跟它前面的碎石堆一起,被炸出了一个巨大的坑。乌黑的坑表面岩石和土地的断面凹凸不平,在这巨大的坑周围,四散出去的呈放状的巨石碎屑,只望上一眼,就令人触目惊心。

 远处地面上横七竖八的倒着几十个白精灵侍卫和他们的飞马,寒风吹过,毫无声息的静止的他们,只有身上的束白袍微微摆动。仔细辨别之下,当中还有几个幸运儿虽未丧命,但也全部都歪歪斜斜的躺在地上不住的呻挣扎。而其剩下的跟随而来的一多半的人马皆不知所踪。

 北面山脉的山处,法力枯竭而昏死过去的焕身旁,从头到尾都神志清醒的达克罗德,扶着已经用初级治疗法术止住血的右肩,倚着山上的岩石,冷眼俯瞰着这一切,大脑飞速运转起来。

 片刻之后低头一笑,“呵呵,虽然跟预想的有些不一样。不过这样的结局似乎更好呢。那么接下来…”正想着对策的时候,淡金色的眼睛偶然间瞄到,在前方巨大的焦黑色深坑的底部,两个抱在一团的人类身影。棕色和黑色的长袍在风中微微抖动。美眸顿时瞪圆,笑容在俊美的脸上渐渐扩大,“没想到,这里原来还有意想不到的礼物呢,真是意外之喜呢,呵呵。”

 转头看了看陷入昏的焕,脸上的笑容渐渐染上了恶的神色,“没想到,你居然是上古神侍天火的血脉。哎呀呀,真是稀有呢。若是让这样珍贵的血脉在我的手中断绝,那可真是一件罪过呢。你说是不是啊,焕?”说着,举起左手食指,一点金光汇聚在指尖。玉手轻点,将金光送入焕的印堂之中,达克罗德抚平昏中的焕下意识抵抗法咒而皱起的眉头,动作轻柔仿佛恋人间的爱抚,低声说道,“我正直的小少爷,忠实的圣权使,就让我送你入梦乡吧。我觉得还是那里更适合比较纯洁的你呢,还是让我这个可怜虫留在这个污浊的世界里受苦吧,哦,对了,你不是一直说要去艾恩女神面前忏悔么。放心好了,过几天,我就将你的‘棺椁’摆放在圣殿里的供奉着你祖先灵位和逝去圣使的先贤殿里,和那个女神的雕像朝夕相处,就在你亲爱的父亲和你无比崇拜的阿瑞斯的旁边,你说我好不好啊?呵呵。”

 达克罗德的低语刚离开边便消失在寒风之中,没有留下一丝痕迹。而下方,那个巨大的焦黑色的深坑之中。蜷缩在一起的两个人却在渐渐苏醒。

 恶魔血的威力虽然十分巨大,却在他们头顶处被引发的时候,将几乎全部的力量释放在周蝶掌心的另一侧。这也就是为什么,在整瓶的恶魔血所释放出来的令人恐怖的力量的时候,身处在中心处的安林和周蝶却几乎没有受到什么致命的损伤。而他们俩确实也是极其幸运,若当时恶魔血侵染了他们容身处周围的所有石头的话,引发力量时所引起的爆炸便会来自上下左右全部的方位,那是恐怕就算是最强大的法术护盾也没办法保的二人周全。

 周蝶在恶魔血的释放过程中,全身的力量几乎被一扫而光。此时极度疲惫虚弱,所以安林先醒了过来。阳光之下的两个人,被困多的狼狈之相毕。安林微卷的黑发上尽是尘土,脸色也苍白得可怕。往日一项服帖平顺的衣袍布满大大小小的褶皱,唯一颈上的学士链依旧闪闪发光。在衣袖和后背的地方,还有数道或长或短的破口,出里面染着血红的白色里衣。这些皆是在爆炸时抱住两人以背相护而受的伤。微微一动,便撕心裂肺的疼。怕是伤到了骨头吧,安林暗暗的琢磨着。

 忍着剧痛翻身查看身边的周蝶。满是尘土垂肩的黑色长发下面,一张小脸面如金纸。安林心里一惊,伸手去探周蝶颈部的动脉,脖颈下的脉搏虽然有些虚弱但仍然十分有力的跳动着,又发现周蝶全身衣袍并无破口血之处,安林这才神情见缓。转而开始打量起两人所处的环境。

 举目四望,爆炸所带来的巨大毁灭让他震惊了半响,不由得喃喃自语,“这才是黑暗魔法真正的力量么?”正挣扎起身,忽然面前的出现一个人。

 匍匐在地的安林首先看见了一双穿着金边白靴的脚,费力的抬头向上望去。只见达克罗德面的微笑,正在俯视他二人,“你们还真是令人大开眼界啊,奇怪的人类。”

 安林皱眉,对方的语气令人不悦。“你怎么会在这里?”还未知道达克罗德身份的安林语气顿时冷了下来。

 “哎呀呀,这么冷的子还真是不讨喜。”达克罗德轻蔑的瞟了一眼安林,便把头转向旁边地上的周蝶,“我还是比较喜欢我的这位‘救命恩人’。这么傻傻的又莽撞的样子才更像符合人类的愚蠢和无知。”

 “你要做什么!”听着达克罗德明显不善的语气的话,再加上看到四周围死伤遍地的惨状,安林顿时紧张了起来,奋力的挪动身体将周蝶挡在身后。

 “哈哈哈。”达克罗德被面前这个人类愚蠢的行径逗笑了。早就看出这个人类已经濒临灯枯油竭,再无可能施法。自身都难保,居然还妄图庇护他人,真是好笑。莫说这个人类现在的模样,就是他最佳的状态再乘以十倍,也不是现在自己的对手。而自己关心的,只是那个叫周蝶人类女孩而已。当下失去耐,举起未受伤的左手,一团苹果大小的圣光弹渐渐在达克罗德指尖凝聚…  m.lMAnGxS.coM
上章 梅兰魔法大陆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