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梅兰魔法大陆 下章
第七十九章 何为家
 夜风袭来,竟吹得周蝶微微战栗。

 这个世界,何处是我家?

 莫西学院?林间草舍?

 周蝶迷茫若失,抬头对上泛着冷意的银色双眸,口中喃喃说道,“走了,我又能去哪里呢?”

 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面,内心委屈,“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来到这里。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才能回家。这里,没有我熟悉的人。没有朋友,没有家人。我在这里一无所有。”说着眼睛微微发酸,视线开始模糊,“我不想要魔法,不想要战争,这里一切都跟我无关,我…只想回家,呜呜呜。”

 我要回家,可是我的家在哪里?

 眼泪夺眶而出,周蝶索蹲在地上,将头埋在双膝之间,呜呜的哭开了。

 银叶的眼睛暗了暗,看着周蝶哭泣的样子,不由得暗想,自己这次说的重了么?“这里确实不是你的家。你想回家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

 清冷的声音飘过周蝶的头顶,犹如一颗响雷在周蝶头顶炸开,猛的抬头,周蝶瞪圆双眼,扑过去双手抓住银叶的衣摆,“你说什么?我有办法回家么?求求你,告诉怎么做?”

 原来,这里的一切是那么让你厌烦。银叶低垂下长长的睫,遮住眼中的神色,“世界之门,你应该听说过吧。”

 周蝶停止了动作。是的,世界之门,从进入这个世界听到的关于自己那个预言里,就提到过这个世界之门。可是,它究竟是怎样一个门,在哪里,如何找到它?

 望着周蝶充满渴求的眼神,银叶在心里暗自叹了口气,抬手将周蝶从地上扶起,看着刚刚又被哭花的小脸,心中泛起阵阵怜惜之意,“世界之门无形,没有人知道它在哪里。只是知道,它偶尔的波动,会搅世界的平衡,甚至…链接到不同的世界中去。”

 银叶随手一滑,从旁边溪水引来一股清到周蝶面前,“先洗洗脸吧。都快和这林间的山猫一个样子了。”

 待周蝶闻言开始清洗的时候,银叶又说道,“世界之门虽然无形无踪,但并不是完全飘渺虚无捉摸不到的。”看着周蝶重新干净的脸满意的点点头,继续说道,“我曾经读过你们人类早期先古语的书籍。世界之门按照当时人类的理解,应是一团虚无之物,混沌而无形。若要启动它非得两种极致对立之力同时作用其上。”

 银叶盯着周蝶,“而你,早在几月前,圣光使达克罗德攻打人类莫西学院之时,便无意中显出可以同时使用两种对立力量的罕见天赋。”

 “我?”周蝶指着自己,不可思议的瞪着眼睛。

 “是的。”银叶正视周蝶的眼睛,“极致而又对立之力。在一个人身上同时出现,而这个人居然本身便是穿越世界之门而来。如果你遇到这样一个人,会得出怎样的结论呢?”

 不可能?可怕?周蝶的神情都写在了脸上。

 “对!就是不可置信和令人恐怖。这就是你身上的预言被人误解的一个因。而另一方面,在有心人眼里,你却是另一种令人垂涎的存在。”

 就像达克罗德,银叶在心里暗暗的想着,自己虽然离开哈恩多年,但仍在下界时不时的能听到那个万米之上自诩为神之选民的族人,在下界的一举一动。

 达克罗德非五大家族出身,旧城区哈恩毒瘤的儿子,身上不可避免的带有愤愤不平的戾气。而近些年,改军制,扩光军,排除异己,拥兵自重。连圣权使焕也不明不白的丢了性命,圣军元老巴特都在他身边唯唯诺诺,其心若揭。

 然而,哈恩不比人类,这些下界人的手段,不能完全达到达克罗德心中的目的。在哈恩,实力仍是上位者的评判标准之一。纵使你拥有巨大军力人力,本身力量若无过人之处,早晚会被众人指责,不可能在高位上做得长久。

 而自幼有神童美誉的达克罗德,在登上圣光使之位之时,已经在个人力量上达到瓶颈,之后数百上千年的时间,再未听闻其有所突破。那么…银叶看向周蝶。

 这个从世界之门而来,体内蕴藏极致之力的女人便会吸引到他的注意力。而到现在为止,周蝶还算完好的原因,只能推测,当时的她只显出其中的一种力量,所以未得到达克罗德足够的‘重视’。

 也算周蝶的幸运,在她初显这种罕见的双重力量的时候,正赶上圣域与人类的混战,达克罗德自顾无暇,又不能在众人面前出自己的心思。才让在附近已经暗暗观察跟踪了许久的自己捡到空隙,将周蝶带走。

 现在,当务之急,便是让这个周蝶,早学会能保护自己的能力,结束这种人为刀俎,我为鱼的局面。而且,如果有可能,也能帮到自己…

 看着银叶再度陷入沉默,周蝶不敢打扰,却又心急想接着听到下文,正在抓耳挠腮的时候,只见银叶再度开口,“如果,你想开启世界之门回到自己的世界,就要先学会控制和引导自己的法力。凭借你体内的两种极致之力开启世界之门。”

 “而现在,我之所以将你隐藏在草舍,想必你现在也已明白,现在的你,已经成为达克罗德和其他醉心力量之人眼中的猎物。在你毫无自保能力之前,暴行踪便会引来祸端。你可明白?”

 银叶的一席话让周蝶汗颜,慌乱的点头中,对自己的这个异族师父,第一次从内心接受了他,也接受了‘师父’这个称谓。原来这个世界上,不仅仅只有导师,还有其他人,甚至之前被自己在心里定为恶魔一般恶的白精灵族,也有对自己那么好的人。

 又一次,周蝶的心感受到温暖,望着面前这个身姿修长拔,容颜俊美的白精灵,眼角又开始涌出酸涩却又温暖的泪花。

 出乎意料的,一向清冷的银叶居然伸出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拭去周蝶的眼泪。白精灵冰凉的体温这次却带给周蝶另一种轻轻颤栗之感,仿佛内心的某一块塌陷了。

 下意识的用自己的小手覆上眼角白玉似的手指,安静的夜,有什么在升温。  m.lManGxS.COm
上章 梅兰魔法大陆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