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梅兰魔法大陆 下章
第一百零九章 又见银叶
 如今,这个外界传闻沉许久的白精灵圣王被惊动,众人都大感心中不妙。

 之间达克罗德淡金色的眼睛一一瞟过下面站立着的惶恐中的众人,声音懒懒,“给我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众人面面相觑,最后都只得选择默不作声。

 “不说话?看来是不知道咯。”达克罗德捻起一颗暗影宝珠在指尖把玩,“暗影宝珠,传说中是来自魔界蒂门赫姆的那些恶魔族的眼泪所化,具有蛊惑人心的能力。上古恶魔横行之时,这东西倒是不难弄到,还因为它的这个极其惑力的功用盛极一时。”

 达克罗德停顿了下,又继续说道,“可是圣魔大战之后,恶魔族躲进他们的老巢之后,从未有人再找到过他们的踪迹。而这种东西几乎也就在市面上绝迹了,就算侥幸能够找到应是大战之前散落世界各处的残存品,其中蕴含的力量已经渐渐凝固,如果不是用法术催动,使用出来的效果也是一般般。”

 “而这颗,”达克罗德晃了晃手中的珠子,“里面蕴含的魔力鲜活无比,好像刚刚从恶魔的眼睛里出来的一样。”

 啪的一声,又将珠子摔回桌面,这次达克罗德却用了力量,玉掌离开桌面,下面的暗影宝珠已经被拍成粉末,不一会便闪着紫的光芒渐渐的消失在空气之中。

 达克罗德不经意的这么一手,让下面瞪眼看着的众人都心惊不已。且不说这个东西的价值,就但说暗影宝珠本身,再怎么说也是恶魔族的东西,里面蕴含的力量也不是他们白精灵族可以轻易触碰的,而这个圣王陛下却能以掌直接接触而不遭内里的力量反噬,这是多么强大的存在。

 “一群废物。”达克罗德在众人还沉浸在呆滞的神情中时。厉声训斥,将众人的神志拉回来,“给我好好查这些珠子的来历,并且传令下去,圣东平原再发现有易这类物品,全部查抄,如有违抗者杀无赦。”

 说罢,便一个转身漫步离开白水晶大厅。

 哈恩的街道比过去显得冷清了许多,很多房子被空闲了下来,打下莫西学院之后。在现在的圣东平原上,白精灵们已经建立了新的驻地,下界更加舒适的生活环境。让很多年轻人都愿意在下面安家立业。

 现在留在哈恩里的,只有那些极其顽固的老牌贵族和一些已经老得不愿接受新事物的老家伙们。大量的人员迁移,留下许多空置的房屋,除了哈恩东面还算热闹些,其他地方基本上都已经人去楼空。

 达克罗德慢悠悠的走在哈恩的街道上。往来巡逻的士兵向他一一行礼,达克罗德漫不经心的回着礼,渐渐的远离了众人的视线,消失在了哈恩一处僻静的小巷之中。

 几个转弯之后,确信已经没有任何人的跟随,达克罗德走向一处已经被他划为区的地方。

 站在一个有些破碎的口之前。达克罗德略微停了停,然后迈步进入。

 这里就是曾经囚周蝶的晶牢,经过当时周蝶的一通狂轰炸之后。这里的晶壁已经布满了无数深深浅浅的裂纹。而曾经镶嵌在晶壁里面的那些个散发着金黄光晕的水晶,也被周蝶弄得稀巴烂,所以里也恢复了哈恩外界常见的那张低低温缺氧的状态。

 达克罗德一步一步的向前走去,在晶牢尽头的那间晶室之中,一面墙壁上。一个已经昏过去,遍体鳞伤的白精灵被锁在墙上。上身*。浑身上下布满了深深浅浅的伤口,银色的长发杂乱的披散在身前,与伤口留出来的金色的血凝结在一起。

 达克罗德淡金色的眼睛上下打量墙壁上的那个人一番,轻哼了一声,指尖微动,一点白光弹出去,落入对面墙上那人的脑门之上。

 “…唔”墙上那人痛苦的呻一声醒了过来,费力的抬起头,一张憔悴不堪的脸上,银色的眼睛陷在眼窝之中,平静的注视着达克罗德。

 银叶的沉默不语和平静如水的神情怒了达克罗德,沉着脸手掌一扬,一道闪着光剑从达克罗德指尖飞出,重重的打在银叶的一条大腿上。

 银叶闷哼一声,疼痛感顺着腿部的神经直达大脑,强烈的痛感让他全身一阵痉挛,大腿上拇指的伤口不停的出金黄的血

 急促的着几口气,银叶好容易才下刚才那一击所带来的痛苦,神情又恢复了平静,银色的眼睛略带怜悯的看向达克罗德。

 “你!”达克罗德气急,狠狠的揪起银叶的长发,迫使他扬起头。“不过是个废人而已。哼!”一把放下银叶,达克罗德从怀中摸出一颗暗紫的珠子,在银叶的眼前晃了晃。

 “看看我们的小宝贝给咱们带来什么了,呵呵?”达克罗德将手指拿近,银叶一下子就认出了他手中的东西。

 “暗影…宝珠?”银叶眼睛瞪大,从小在圣殿中博览群书的他当然对这个东西不陌生,让他吃惊的是,面前的这颗暗影宝珠虽然个头不大,但是里面蕴含的却是极其鲜活的力量,就像刚刚生成不久一样。

 “呵呵,不愧是我们的利亚登啊,一眼便看出关键所在。”达克罗德收回手指,摩挲着暗影宝珠说道,“其实当初我也有些后悔,撂下那么狠的话,放任我们的小宝贝自己一个人就那么的离开了。”

 “其实这些年我也在派人四处寻找,直到现在,我的下属们都还以为我有了怪癖,不停的往我这里送女人,呵呵。还真是好笑。”瞥了一眼墙上吊着的人,银叶显然并没有想去听他这些唠叨,虽然依旧没有说话,却皱了皱眉头。

 已经嘴角上挂着笑,达克罗德又说道,“说也奇怪,自从那以后,我们的小宝贝好像真的在太阳底下消失了一样,这可是让我很伤心呢。不过,时至今总算让我发现点眉目了呢,呵呵。”

 “小蝶,在…哪?”极其的虚弱,让银叶话不成句,仍是抬起头看着达克罗德等待着答案。

 “看来我们小宝贝的亲亲好师父果然还是关心着她呢。可是就是不知道,现在的小宝贝见了你这副模样还会不会认你这个师父呢。”一边说着,一边用他那长长的手指去捻银叶身上一道已经结疤的伤口。

 “…唔。”刚凝结的伤疤被生生揭掉,金黄的血又顺着伤口了出来。银叶吃疼,痛苦的声音依旧从紧闭着双中溢出。

 达克罗德嘴角的微笑渐渐变得狰狞,“还真是不甘心呢,我的小宝贝居然就那么让你给吃进肚里,你到底有什么好。”

 强忍着伤口被撕裂而产生的一跳一跳的剧痛,银叶开口,“你,还没有…说小蝶…在哪。”

 “哼。”达克罗德缩回了手,嫌恶的弹了弹指尖上的血,面讥讽,“都这个样子了,还在贼心不死么。”

 “小宝贝应该是去了魔界吧。”达克罗德声音凉凉的回复道。

 “魔界…怎么…可能?”银叶微皱眉头。

 “起初我也不相信。但是现在下界突然出现了这些新鲜的暗影宝珠,虽然只是一些低级货,但数量之多让人不得不留心。”达克罗德说道,“指着白水晶大厅里那些人根本就不可能调查出什么,所以我便暗中派遣光军去调查。”

 “发现贩卖这些暗影宝珠的人,都曾经碰到过一个身材娇小的黑发黄肤的年轻女人,而这个女人带给他们暗影宝珠却不索取报酬,很奇怪是不是。而且,在我手下调查的时候,问到过其中一个贩卖宝珠的地侏儒。”

 达克罗德拿出一只大的夸张的大金戒指,在手指间转来转去,“他说他亲眼所见,那个女人用一种无透明的奇怪力量,徒手将他的秘银玄铁锤捻成粉末。呵呵,利亚登,你说这个女人会是谁呢?”

 银叶仔细的听着达克罗德的叙述,当他说到无透明的奇怪力量的时候浑身一震,这不正是小蝶那天所领悟出来的力量么,在梅兰大陆上,还没有第二个人有这样特殊无的力量。

 “她,她…还…好么?”这是银叶最关心的事情了。

 “呵呵,谁知道呢,魔界哦,小宝贝真是跑。”达克罗德低声自言自语的说道,“既然已经知道了你在哪里,我可是要不客气咯,会再次将你抓回我的手掌心哦。”说着,捻着暗影宝珠的手掌渐渐握紧。

 “小蝶…你真的按照预言所说…越走越远了么?”银叶没有理会达克罗德的话,一双银色的眸子渐渐垂下。闭上眼睛待了半响,最后化为一声叹息,嘴角竟轻轻微扬,“小蝶…你要努力…路已经走了一半,剩下的…你要自己…坚强。”

 “什么?”显然银叶这样低声的自语,也传入了达克罗德呃耳朵,“你说什么?预言?你对预言知道多少,告诉我!”  m.lManGxS.COm
上章 梅兰魔法大陆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