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梅兰魔法大陆 下章
第一百一十五章 选秀
 又站在魔王寝殿的门前,周蝶这次却有点心虚。刚刚螳螂男说的话还响在耳边,还有刚刚被硬回来的龙睛。

 就在周蝶惊疑之中,寝殿的门大开,随之而来的竟是一股淡淡的血腥之气。周蝶一惊,慌忙走进,并一挥手将殿门紧闭。

 魔王身上有伤可不是小事,魔界所有职位都不是世袭,皆是靠争夺而来,所以就只有胜者王侯没有忠义廉。此时若真是让别的一直窥伺王位的恶魔得知,肯定会兴起一场波澜。

 虽然自己对魔界的政局不甚关心,但是这个魔王可是除了那人之外唯一一个知道自己真实身份的人,而且还与自己有过十年之约,现在算算时间,好像就快到了。在这关键时刻,可是不能让这个魔王出什么差错。

 一步步小心的向寝殿深处,血腥味也越来越浓。直到快接近最里面魔王躺着的那张大,周蝶才反应过来,自己这样贸然闯入,是不是也会被当成那些窥伺王位的偷袭者。听说猛兽在受伤时更容易攻击靠近的人,更何况这种拿打打杀杀当饭吃的魔王。

 想到这里,周蝶下意识的停住脚步,站在原地有些尴尬,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进来吧。”就在周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的时候,一个有些虚弱的声音从里面上传来。

 周蝶有些无奈,只得硬着头皮接着走了进去。

 魔王的寝殿也是跟魔界的其他建筑一样,是用一种摸上去冰凉的暗红色大块石头砌成,虽然乍一看起来并不是那么细致工整,但仔细观察之下却发现,那些看起来大小不一的暗红色石头磨制而成的砖块之间几乎没有任何隙。好歹是王庭,偌大的寝殿倒也像模像样。

 寝殿的深处,是一张巨大的圆形石的正上方。一挂深的巨大帷帐将石遮的严严实实,让人看不清楚里面的情况。

 虽然视线受阻,然而帷帐里传来的那种强悍的法力气场却绝对错不了,浓浓的血腥味也是从这帷帐之中向四处散发出来。

 魔王真是受伤了呢,周蝶在心里暗暗的想着。只听帷帐之内悉悉索索的一阵响动,魔王那副身着厚重铠甲的身形探帷帐,出现在周蝶身前。

 与平所不同的是,铠甲之中那些原本暗淡的如同血管脉络一样的纹路,此时一亮一亮的闪着红光,就连魔王铠甲之后出的那双眼睛。也跟随这纹路的光芒,一阵阵的闪烁着。

 厚重的铠甲里,魔王再次发出声音。“怎么?这可是一个大好的机会除掉本王。成为下一届魔界的王,呵呵。难道你就从不东西么?”

 周蝶面无表情的摇摇头,“我是不是对你的王位感兴趣,您自己不是知道的一清二楚么?”法力气场可以感应出对方的情绪变化,是以如果周蝶刚才心怀鬼胎。一进屋便会被恶魔发觉。

 而自己的心绪一直都没有变化,所以刚才魔王所问实在是多此一举,周蝶一边暗暗的想着,一边说道,“你召见我,有什么指令么?”

 魔王看向周蝶的眼睛又闪了闪。“今晚选秀之夜,本王相信你已经听说了。难道你就没有什么要跟我说的吗?”

 周蝶楞了下,没想到魔王这么快的就步入主题,停了一会。周蝶想了想,还是把心中的疑问说了出来,“为什么?”周蝶抬起头,直视魔王双眼。

 “十年之约将至,你有没有想过留在魔界?”魔王问道。

 “没有。”周蝶回答得斩钉截铁。

 魔王铠甲后的双眼盯着周蝶半响。说道,“你必须去。这是对你的命令。属于我们契约的一部分。”语气坚决不容置疑。

 “为什么?”周蝶又问了第二次。

 魔王端详了周蝶半响,“本王记得你们人类有一句话,‘食君之禄,忠君之事’。”

 周蝶有些诧异,“卖命不代表卖身。”

 “呵,灵魂都可以用来易,一具躯体却看的那么重,你们人类真是奇怪的种族。”一句调侃转移了刚才的话题,魔王转而正道,“魔界存在这个世界那么多万年,你以为只有你眼见的这些残垣断砾不成?就凭你现在看见的这些无用的家伙,便驰骋大陆那么长时间?”

 斜眼睨了一眼周蝶,魔王有些自负的说道,“即使你们外界人自豪许久的什么圣魔大战,也不过是赶上我们魔界内部的混战,不然怎能可能让你们得逞。”

 “可你们还是败了。”周蝶冷冷的看了回去。

 话音刚落,周蝶便感到对面一股强大的法力气场扑面而来,险些让自己站不住脚。

 “女人,你的胆量越来越大了,竟敢如此跟本王说话。”魔王恼怒的声音同时传来。

 “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周蝶平静的说道。

 过了好一阵,魔王才继续说道,“魔界原来不是这样的,而我们原本的恶魔族也不是现在这个样子。”

 魔王的声音有些遥远,“现在你看到的所谓魔界,只不过是真正魔界的外围荒地而已。真正的魔界在万年之前,因为当时恶魔族的内被封印起来,那些有着真正远古恶魔血统的大恶魔也全部在那次内中一起封印。其中包括真正意义上的上一任魔王,和他手中象征着魔王的黑晶权印。”

 声音停了停,魔王看向周蝶,“上任魔王早在内之时便身死,当年被封印住的只有他的尸身。而本王,想要他临死时被入腹中的黑晶权印。而你,要帮我。”

 “怎么帮?”周蝶隐隐觉得跟这次魔后选秀有关。

 “呵呵,近些年我已经通过某些方法使得当初的封印有所松动,但是能够穿过封印需要魔王和魔后的位阶才能够办到。本王说道这,你应该明白本王的意思了吧。”

 “你已经是魔王了。”还要那些所谓的权印有什么用。周蝶不敢直接质问魔王,只得将后半句话进了肚。

 “这是本王的事情。你需要做的,就是在今夜的选秀中干掉所有的竞争者,为我拿到魔后的位阶。”魔王不愿提及自己的目的,只是对周蝶下达着自己的命令。

 周蝶眼睛低垂,“为什么是我?我…只是个人类。”

 “呵,等到时候你就会知道了。至于现在,如果没有意思留下来陪本王,就给本王滚出寝殿吧。”魔王说完,不再看周蝶,又隐身回到自己那张宽大的帏之中。

 “可是你的伤…”周蝶闻者空气中浓重的血腥味,不由得担心魔王现在的处境。

 “本王会处理的,你可以走了。”帷帐里再次传来了逐客令。

 张了张嘴,周蝶还是选择了沉默,静静的退出魔王寝殿。关上寝殿大门,周蝶再次小心翼翼的看向周围,便隐身离开。

 一路上内心不住疑惑,魔王是自己在魔界遇到的几乎最强大的恶魔,到底是什么人可以重伤于他。而且魔界本身便四处游离着许多原生的黑暗力量,这对恶魔族来说,几乎就是组成身体的成分差不多的存在。

 身处这样的环境,除非致死,只要有一口气尚存,恶魔族都能通过慢慢收这些游离着的原生黑暗力量恢复自身。而能对恶魔族造成那就几乎无法愈合的伤口,一定不是魔界中人所为。

 想到这里,周蝶皱了皱眉头,又转身看向魔王寝殿的方向,能对魔王这样的大恶魔造成这样的伤害的人,究竟会是谁呢?

 心里还在琢磨着这个疑问,怀里一阵清纯之力的波动又将周蝶的注意力拉了回来。伸手往怀里一摸,登时一脸苦水,刚刚螳螂男硬给自己的龙睛还在,自己这算不算已经收了魔后的贿赂,此时再去会不会被人说成不守信用?果然拿人手短。

 虽然这个短不是自己想要拿的,可是毕竟东西在自己身上。该想个什么时候找个机会换回去是不是比较好?

 一边胡乱想着,周蝶一边一副影魔的装束漫无目的的行走着。突然身侧一阵危险感应,周蝶下意识侧身闪避。一道血光擦着她脸颊而过。

 周蝶惊怒,碍于脸上白瓷面具的缘故无法表出来。手底下却没闲着,一个旋力法弹迅速在手心生成,指尖微弹,冲着刚刚偷袭自己的方向飞去。

 轰~

 伴随着一声尖厉的惨叫,那个偷袭者还未等明白过来,就被周蝶的旋力法弹炸成齑粉。

 这是什么情况,周蝶有些摸不清头脑。就在自己还在疑惑的时候,突然另一个方向上,另一个偷袭划过。

 这次周蝶仅仅撑起法术护盾,挡下这对她来说根本就跟挠差不多程度的攻击,看向偷袭者的方向,问道,“你们是谁,干什么要攻击我?”

 偷袭者显然没想到自己的全力攻击能被周蝶接下,当下愣了愣,然后出狰狞的面容,叫嚣道,“影魔,被魔王钦点的参与魔后选秀的人选,我们姐妹们已经商量好了,不管之后如何,先要合力干掉你。”  m.lManGxS.COm
上章 梅兰魔法大陆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