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梅兰魔法大陆 下章
第一百二十四章 新魔后
 周蝶看着前方的女人一阵心惊,这竞争失败者的下场当真可怜。待队伍走近,周蝶透过绸幔,看见里面大剌剌的躺着一个面带面具的女人,经过自己藏身地方的时候,仿佛有所感应,转过头向自己看过来。

 四目相对,周蝶惊了一惊,那女人脸上所附面具正是自己曾经隐藏身份的白瓷面具,而透过面具的,正是那男人的一双暗红色的双眼。周蝶仿佛感觉,那男人的正在透过面具想自己的笑着。

 正当周蝶被他假冒自己样子还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气个半死的时候,那竟然男人冲着周蝶钩了钩手指。随之好似一阵风刮过,绸幔竟然掀起一角来。周蝶一愣,趁着这个机会闪身入内。

 刚入巨辇还未站稳身形,就被那男人反身在上面,摘下面具恢复原本的身形相貌,看着周蝶就要惊呼出声,一双带着火热的温度立即亲了下去。

 “…唔”周蝶的惊叫被男人的堵在喉咙里,张嘴想要说话,却被那男人抓到了机会,舌尖轻扫便滑入了周蝶的小口之中。

 那男人炙热的体温从口之间传来,周蝶原本想要的挣扎全部化为无力的扭动,直勾起男人的*。这一吻持续了许久,男人的才离开快要窒息的周蝶。看着娇不定的周蝶,男人在一旁嗤嗤的笑开。

 周蝶恼怒,小手轻打了几下男人健壮的膛,斜眼睨了他一眼。

 男人挑了挑眉毛,边笑边说道,“怎么?还想试试么?我刚才可是没有尽兴呢。”

 看着男人又要上前,周蝶连忙摆手,“别,别。我可是有重要事情找你…”

 才说到一半。嘴突然被那男人捂住,“嘘~,小声点,就要到了。”男人示意周蝶看向前方。

 只见车辇在寝殿前面停下,走在队伍最前面的两只青眼鬼一把抓起捆在青铜马车上的魔后,将她狠狠的贯在殿门的地上。出一柄明晃晃的大刀,未等周蝶有所反应,便刺啦一下,划开了魔后的喉咙。

 从身后抱住周蝶的男人仿佛早有准备,大手依旧捂在周蝶嘴上。以至于周蝶的惊呼未能发出,只能瞪大眼睛队伍前面被割喉的魔后。可怜的女人张大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只有大股大股的血从她的脖子和嘴里冒出。瞬间染红了魔王殿前的地面。没用多久,倒在地上魔后全身一震搐,随即失去了生命的迹象。

 过了一会,青眼鬼沾着魔后还未凉去的血,在寝殿的门上和地上画起复杂而又奇怪的符阵来。

 亲眼目睹如此血腥的场面。周蝶直感身上阵阵发凉。男人放下自己的手,就这么将周蝶从身后抱起,安抚着她的心悸。“好了,就快好了。不过是死个人,你有不是没见过,没什么可怕的。”

 “没什么可怕?”周蝶回头。尽力压抑着自己的声量,却还是十分激动的说,“这不是可怕。这是残忍!是血腥!”

 “没有办法,我们恶魔族都是这样样子,强者就是要踏着弱者的鲜血而过。这才是恶魔族的生存之道。”暗红色的眼睛里没有任何表情,相比周蝶的激动,男人却十分平静。

 “胡说什么!你怎么就是恶魔族了!”周蝶听不惯他那么冷漠的语气。反相讥。事后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慌忙掩口。

 “小蝶说什么?”男人一手仍把周蝶环在怀中。另一只手抬起周蝶的下颌,暗红色的眼睛盯着周蝶,“小蝶知道了些什么?”

 周蝶有些慌,她还没想好怎么问他,自己就这么大剌剌的说了出来,登时后悔不已。眼神游弋不知道该怎样转换话题才好。

 却不想,那男人突然放松最她的钳制,拿出周蝶的白瓷面具为她戴在脸上,线条分明的嘴轻点周蝶的耳畔,“呵呵,现在轮到你了,扮演好你的角色,新的魔后殿下。记得我们之前的约定,我先去寝殿之内等你。”说罢,便嗖的一声消失在周蝶眼前。

 下一秒钟,车辇的绸幔被打开,两只青眼鬼一左一右站在那里,躬身向她行礼,并示意她走上前去。虽然不知道那个男人在搞什么鬼,只得硬着头皮下了车辇。

 一步步才过还带着温热气息的鲜血符阵,周蝶在心里把恶魔族这些野蛮原始的行径骂了个遍。虽说走到这一步十分莫名其妙,但是此时周蝶对那个寝殿中的魔王没有半丝好感。

 地上躺着的那个魔后,不,前魔后的尸体已经渐渐变凉,想着第一次见面时那么惊的美丽,到现在的一团血,从来只见新人笑,有谁见到旧人哭。想来恶魔族应该都是如此冷血吧。

 想到这里,周蝶又不想到那个暗红色眼睛的男人。如果他真的是师父的哥哥,那么拥有一半精灵血脉的他,应该会有所不同吧。

 路程没有多远,短短的几步周蝶便走到寝殿之中,殿门在她身后慢慢的关上。

 周蝶不知道那男人此时身在何处,是不是已经进到寝殿中来,然而毕竟是谋逆行刺,对方又是这么强大的存在。周蝶浑身因为紧张而僵直起来,手腕一翻,灵髓现出体外,攀上手臂,只留下一尺来长的尖端探出胳膊外面。

 周蝶一把抓住灵髓尖端部分,随着法力的诸如,灵髓呈现出一种绚丽夺目的白光。心中暗忖,魔王上次受伤不轻,就算到了今天应该也不会完全恢复,此时若是偷袭,可能还有几分胜算。眼下已经找到师父,说什么也不能做这个魔后。

 一边想,一边放轻自己的脚步,周蝶屏息靠近寝殿里侧那张帷帐罩起的巨大榻。离榻只有五六步远的时候,周蝶已经能感觉到里面传出的魔王的法力气场。

 如此近的距离,周蝶能感知到魔王的气场,而帷帐里的魔王当然也不可能感觉不到周蝶的气场。魔王那厚重铠甲之后的沉闷声音传来出来,“进来。来本王的前,本王有事情想要问你。”

 魔王的问话打断了周蝶下一步的计划,眼珠一转,将灵髓收了起来,依言站到帷帐之前。

 突然感觉一股风袭来,帷幔被从内掀起,一个人从帷幔之中掷出。周蝶慌忙一个退后,侧眼一瞥不由得大惊失。地面上赫然躺着的那人,居然是刚刚还在车辇里活蹦跳的那个男人,两眼紧闭昏不醒,口处还有一道着血的长长伤痕。

 周蝶的心突然慌了,顾不得前面还有魔王存在,一下子扑到那男人身边,手忙脚的检视伤势。口处的伤痕好似先前就有,而刚刚又重新裂开,鲜血呼呼的往外冒。

 “喂,你醒醒!别吓我,醒醒!”周蝶大力晃着男人健硕的身躯,感觉他的体温渐渐变凉,恶魔族的体温高于常人,身体只有死去了才会变凉变僵。一想到周蝶顿时慌了,忘了要隐藏自己的法力,一个扬手神圣系魔法的治疗术就发了出来。

 嗞啦~

 泛着白色光芒的法术打在那男人身上,非但没有治疗到伤口,反而在法术擦过的地方,皮肤好像被灼烧一样血模糊一片。

 “怎么会这样?”周蝶不可置信的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呆愣半响恍然大悟,自己刚才糊涂了,那男人是恶魔族,神圣法术对他的伤根本就是火上浇油。

 “这可怎么办?”正在思索之际,身侧一股危机感袭来,周蝶才反应过来这屋里还有一个人,而且还是个超级难对付的角色。

 电光火石之间,魔王那副高大厚重铠甲的人形攻了过来,周蝶忙抱住男人向一边侧滚,险险的避开了魔王那排山倒海般的恐怖一击。

 拖着男人的身躯明显的带慢周蝶的移动速度,待到魔王第二下攻击来到,周蝶已经来不及避开,一咬牙,出灵髓,将自己段时间内能聚起的法力全部灌注在内,硬生生的去接魔王攻来的手臂。

 当!

 闪动着耀眼白光的灵髓跟魔王手臂上坚硬的铠甲相碰,发出尖锐的金属撞击声。周蝶只觉自己手臂发麻,虎口处一阵撕裂的疼痛。八成是血了,周蝶在心里暗暗的想。手上却不敢撤力,随着魔王在灵髓上的力量一点点的加强,周蝶感觉自己快要被饼。

 这样下去可不行!

 情急之下,周蝶灵机一动,想起刚才为男人治疗的那一幕,将自己身体内的法力全部转换为神圣之力,附在自己的左手上,化为纯神圣力量的旋力法弹,向魔王部攻去。

 轰!

 由于周蝶几乎是用手抵着魔王的身体发动的攻击,随着大部分杀伤成功的击打在魔王身上之外,也有相当的一部分力量反在自己的左手,周蝶左手一下子变得血模糊。

 处于精神高度紧张的周蝶还没来得及查看自己的伤势,便慌忙起身寻找魔王的踪影。

 说也奇怪,自打刚才现身攻击到现在,一向多话的魔王变得沉默无比,并没有说过一个字。  m.lMaNGxS.COm
上章 梅兰魔法大陆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