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绝命毒师的塾女天国 下章
第二章
 我胆怯的躲到角落,看着一波波的警察来到厨房看着监控搜着物证,随后老板娘也出现在了厨房,指点着我和警察窃窃私语地说着什么。

 一切都很顺理成章,两个警察把我拎起来带回了警局,他们似乎并没有打算审讯我,只是把我绑在了一个开着强光的审讯室里,大概又过了几个小时,我听到了高跟鞋由远及近的声音,随后门锁咔哒一声打开了。

 “素娟,我把监控闭了,你别把他整死就行。”犷的女声着嗓子,像是在讨好跟她说话的人。

 “放心吧,周末请你吃饭。”略微耳的女声登时让我骨悚然,我一阵剧烈的挣扎,可下午那张被我意的脸在我眼前急速放大,少了几分红润多了几分苍白,少了几分温柔多了几分狠厉。

 “啪”一个耳光顿时把我打的七荤八素。“东西,敢在我的饭里。我今天就把你那活儿踢爆,看你以后还犯不犯。”脸上的剧痛本就让我意识模糊,下体的撕裂痛又把我的意识拉了回来。

 这个恶毒的女人不仅仅从正下方踢中了我的蛋蛋还接着用高跟鞋的跟狠狠的碾了几下。

 “用脚碰一下你这杂种就让我感到恶心,我今天非把你儿和蛋蛋都碾碎。你这中民的巴只配被我踩,只配被我踩碎,踩废。”恶毒的语言不断从她精致的红里吐出来。

 顿时她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又是一阵干呕。我心有所感,硬顶着疼痛向她挤出了一个嘲讽的笑容。“妈的,还敢笑,儿还能硬,我把你的道给你挑了,让你以后当太监,让你以后撅着股从眼里…”

 我逐渐在她的歇斯底里的踩踏中失去了意识。***我下一次睁眼的时候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强光灯早已关闭,让我得以看到门口的状况。

 “素娟,你真的想好了?我可以再关他一阵子,你想来随时可以来。”我终于看清楚了那道犷女声的主人。

 她身高185左右,健壮的身材在警服的衬托下凹凸有致,四十多岁的面容看起来没有经过多好的保养,干练的短发齐刘海下是两道很英气的浓眉。

 大眼睛看起谁来都是不怒自威,高原红的脸颊有些发福,确使她的大鼻子更加立体,微张的嘴出里面整齐的白牙。

 后来我才知道她便是魔都公安局长李红梅。“嗯…齁…你放心吧…律…他牵扯了我们公司的机密…”旁边的女子虽然带着口罩和墨镜,但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就是那天打我的妇。

 而口罩下传出的母畜的声音也让我倍感熟悉,这就是我陈博士在横断山脉里实验组农夫独瘾发作的声音,原来他们并没有发现我里的独品成分。

 正在疑惑之时,我突然记起了陈博士在给我上课的时候给我讲过“纯冰”从我的中提取出来极易分解成几种常见的化学物质,想到这,我心中大定。

 但在李红梅的面前还是一副怯懦的神情。几乎没走什么程,我便顺利地被“素娟”带出了公安局,我心中愈发肯定这个妇的地位不会低,如果把她控制住了以后就不会过颠沛流离的生活了,于是我便顺从的上了她的车。

 直到两侧车门关紧,自动驾驶打开,这个妇终于卸下了口罩和墨镜,而她此时的面容也令我大吃一惊。娇的脸上完全没有了初见时候的知与优雅,反而充斥着失神与离。

 嘴巴大张着,透明而粘稠的口水顺着嘴角往下,可能因为太热的缘故,舌头像狗一样耷拉在嘴的外面。精致的鼻子也消失不见,张大的鼻孔一翕一张之间,鼻涕也不受控制的毁坏着脸上的腮红。

 眼球伴随着‮腿双‬的搐不断上翻,而贵妇的仪态似乎也全然忘记了,‮腿双‬跨做在座位上,不停的掀起短裙似乎是在给不断水的小降温。

 随着最后一波崩坏的表情结束,妇恢复了一点神智,她知道自己最需要的东西就在这个前几天被她羞辱过少年的裆里。于是“素娟”就像一条发情的‮狗母‬一样。

 伏在了我的下,准备扒下我的子,而我怎能如她所愿,蜷起腿缩起,坚决不让她得逞。

 果然她见没有办法过上瘾,转而开始起我皮肤上的汗,而我的汗中虽然有少量的独品,但是会刺望,使其对“纯冰”更为渴望。

 说话间,我的鞋袜就被素娟退下来,素娟如获至宝的细心舐着我足有半个月没洗过的臭脚,甚至用香舌帮我清理掉了指甲盖里的黑灰,还邀功似的展示舌头上我脚趾里的黑灰并重重的咽了下去。

 眼见这个妇即将丧失理智了,我将她推到一边,问道:“你叫什么,是做什么的。”“我叫王素娟…齁…是燕京集团的董事长…”

 听到这我心里一惊,燕京集团是华国综合实力top1的公司集团,甚至有传言说这个公司和华国总统有着不清不楚的联系,想到这里,我心里开始玩味起来。

 “你想吃我的?”我促狭的笑道。“啊…。”这两个字似乎拨动了王素娟的开关,一股带着白沫的油状水从王素娟的出,顺着腹股沟到了座垫上。

 “我给你,我能得到什么?”为了刺王素娟,我故意在两个字上加重了语气,果然一股股的水又开始了出来。“我给你钱啊…哼啊…我可以让你当我男朋友啊。”

 “男朋友嘛,”我不屑的笑了一下“你认我当爹,我可以给你。”众所周知,燕京集团董事长的父亲是华国大元帅王正,其在华国大一统的收尾阶段立下了赫赫战功。

 最后马革裹尸战死沙场,国家为了奖励他,在燕京集团草创期间给到了了大量的政策优惠,才有了现在屹立不倒的燕京集团。王素娟迷茫的向我看了一眼,似乎在看到了父亲和蔼可亲的面容。

 但马上神色一怔,跪坐在座位上,把脸靠在了我的裆部,娇媚的说:“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干爹,”随即见我神色不对,连忙改口道:“不不不,你是我亲爹,陈龙是我亲爹。”

 我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下了子,将巨大的具和如网球大小的丸展示在了王素娟的面前。见到此,王素娟就像饿了几天的母猪一样。

 疯狂的用嘴和鼻子在我的巴上拱。几天前自没清理干净,臭烘烘的挂在头上的包皮垢成为了目前王素娟最好的食物,她把一片最大的包皮垢放在鼻孔旁,使劲的嗅闻着“纯冰”散发出来的气味让这个妇彻底的崩坏了。

 她把一片大点的包皮垢撕开包裹在牙上,再用小而灵巧的舌头转着圈的舐,让每一片味蕾都能感受到“纯冰”的魅力。稍稍的过了一下瘾,王素娟的水就像开了闸的洪水一般止不住了。

 只见她伸出右手三手指往里使劲一扣,一大股滑溜溜的水顷刻间便在了左手上,她小心翼翼的捧着这股水从我的怒张的头上往下浇,然后仔仔细细的将水涂抹在了整个具和蛋蛋上。  M.lmAngXs.coM
上章 绝命毒师的塾女天国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