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绝命毒师的塾女天国 下章
第三章
 准备工作完成,全身得仅剩一条短袜的王素娟将头对准口缓缓地坐了下来,我和王素娟同时舒服的呻出声,接着王素娟便开始疯狂的上下摇摆,我分泌的少量”纯冰“被她红道壁缓缓收着。

 王素娟的道跟我幼时透过的农妇的道完全不同,没有经过开发的道松紧合适,对头既没有很强的迫感,道侧壁的褶皱在拔出时也紧的恰到好处,像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不停的用满是津舌的舌尖积着冠状沟。

 伴随着王素娟观音坐莲式的上下摇摆,一对大子像两个破麻袋一样在我的头顶摇晃,我恶作剧般的用手箍住左,恶狠狠的咬着她的头。王素娟的头虽然颜色偏黑一点。

 但是晕不大,要起来还有淡淡的香和香水味,在我的刺下,王素娟的高即将到来了,然而没有我中的“纯冰”作为导。

 即使她白眼到翻过去也只能停留在高的临界点,为了让王素娟完全收我操控,我抑制住自己在这头崩坏的母猪里望,停止了

 王素娟的高不但没有到来反而渐渐褪去,急得她扯出了哭腔:“怎么了爹,是女儿伺候的不好么,来,闺女吐点口水,爹接着玩闺女。”

 看着一个四十多岁的女管我叫爹,我的巴又硬了几分,还是沉住气说到:“你昨天不是还要把爹的巴给踩爆,让爹后半辈子做太监用眼撒么。”

 王素娟盯着我出了疑惑的神情:“那是闺女自己犯说错话,闺女的意思是把我那死爹的小吧给踩爆,反正他也用不上。

 陈龙亲爹的大巴是闺女的宝,闺女恨不得从出生开始就被陈龙亲爹的大巴给穿。”看着之前温柔知女,现在变成了一个只知道的娼妇,我的致又提高了几分。

 王素娟也感受到了我的巴在她道中又涨了积分,于是立刻把股做到底,双手放到前无意识的抠着自己的头。

 “亲爸爸快把给好闺女,女儿的臊披就是签爸爸,啊…不行了,都给闺女,到子里再生个闺女给爸爸玩。”看着如此下女,我再也抑制不住望,把足足300cc浑浊的进了王素娟的道中。

 “纯冰”快速地被王素娟地道壁收了,四甲基苯丙氨酸迅速地穿过了血脑屏障刺着王素娟的大脑皮层,控制着高的中枢终于接受到了放闸的讯号。

 大量的道壁涌而出,膀胱括约肌和门括约肌同时舒张,伴随着大量的和臭,王素娟陷入了此生第二个也是最具成瘾的飘飘仙的幻觉中了。

 ***“自动驾驶已结束,回家”随着车门的缓缓打开,王素娟奢侈的豪宅尽收眼底,把还沉浸在“纯冰”后劲中的王素娟留在车上,我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在这栋接近500平米的别墅中这翻翻,那翻翻。

 从停着数十辆豪车的升降车库一出来便是王素娟的卧室,里面摆放着王素娟和多任华国领导人以及他父亲的合影,我打开书桌的抽屉,里面全都是他父亲的勋章/手表以及几套男士的名贵丝绸衬衫,我将自己的衣服褪下到抽屉里,换上了她父亲的一套穿搭。

 打开旁边的抽屉竟然是好几套极为暴的‮趣情‬内衣,和几只被清洗的干干净净的双头龙,我心里暗忖:“这老娘们竟然是个拉拉,不会是跟那个公安局长吧。”

 从卧室出去,便是一个100平米的巨型浴室,其中大半的面积是一个巨型的按摩浴缸,我掉衣服躺了进去享受最先进的声波按摩技术,迷糊糊的睡着了。

 带我醒来已经是1个多小时以后了,我换上衣服正准备接着看看这别墅和我那山有什么区别时,王素娟出现在了门口。

 此时王素娟脸上的痴女相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冰冷和厌烦,衣服也重新换上了职业装,显得干练优雅。我们四目相对,一时有些尴尬。

 为了缓解一下气氛,我抬了抬了胳膊说到:“爹穿这身帅不?”此时王素娟才注意到了我穿着她爸爸的衣服和勋章,登时双眼通红“啪”的一巴掌,几乎把比她矮两个头的我扇到了地上。

 “马上拿着你的破烂给我滚!”王素娟朝我吼到。“可是刚才…”我嗫嚅道。“刚才你吗!”王素娟河东狮吼,言罢就要踢我的巴。

 我见势不妙,下这高档衬衫,拿着我的破衣服就往外跑去。如果年幼时我和那些的农妇多交流一下,我就会晓得,王素娟处在刚接触大剂量“纯冰”后负罪感最重的时期。

 而接下来的复则会显著的降低这个时间,不过对于进局子的恐惧感打断了我的所有回忆,我在绿化带里穿好衣服,找人问了下路便向城乡结合部那里出发了,毕竟如果王素娟真要抓我,这里复杂的地形足够我再次跑路了。

 用光了在私房菜打工的最后一点工资吃了顿大餐,我发现自己已经没有住宿的预算了,好在我在这里过一段时间,认识几个汉,可以在他们的棚子里凑合一宿。

 这些汉大都是四五十岁的乞丐,以领救济和乞讨为生,由于受不了收容所的拘束,四五个人就在城乡结合部的深处打了个窝棚作为立足之地。

 “王叔,我今晚在你这凑合一宿。”我一边说着一边推开窝棚,一阵腐臭的味道扑面而来,差点让我把刚吃的晚饭吐出来。

 “行,你还睡老地方。”王叔右手拿着一本旧的不成样子的册子,左手匀速的动着他几年没有清洗的巴,嘴上随意的应付着我。“小陈,我跟你讲,那天我又白玩了个。”躺在窝棚最右边的老李见到我回来了,连忙转身面向我开始侃大山。

 “那天我出去上网,看见卖盒饭旁边开了个按摩店,我往里一瞅还是个新货,四五十岁的老娘们,该涂的涂,该抹的抹。我赶紧回来换上当保安剩的制服,拿了个手机模型就往店里走。”  M.LmaNgXs.COm
上章 绝命毒师的塾女天国 下章